番外二:缱绻剑

江湖中每一个人都有着不同的故事,或悲哀,或诡异,或仇怨交杂,或苟且偷生。她只是身负血海深仇人群中的普通一员。但不平凡的却是她的丈夫是疑云楼主,她的父亲是无情小刀!

“你是无情小刀的后人?”他瞥着眼问道。

“你不信?”她含着泪水,紧紧盯着他麻木的面容道。

“疑云楼主杀了你父亲,你要为父报仇,所以接近李飞白,想杀了他?”

“是!”

“但你却没有成功,作为朝夕相对的夫妻,你竟没能得手。而睿智过人的李飞白竟然会留一个仇人在身边?你的故事很难让我信服。”他转过了身,不再理她。

“信不信由你,我只是想告诉你,要杀李飞白,你只有将这疑云剑法破解!”

她说完了这番话,转身欲离去。

但,门口赫然出现的两人断送了她任何的希望。

日月双使,疑云楼的左右护法。平常片刻不离李飞白的身旁,现在却出现在了这破庙里。

“夫人!您的话我们都听到了。很可惜,您从没骗到过主人。”日使者将剑架到了她雪白的项颈处。

“他早知道了?”她闭上了眼,她知道自己的神情绝骗不了精明的李飞白。

“是。所以主人才一直对您有所保留,直到您冒险偷了这疑云宝典。”月使者接着道。

死,就展现在这无情小刀后人的面前,死有时是那么无奈,那么真实!

但,他不会让她溅血于其面前。

纵身,横飞,出刀,头颅落地。干脆利落,在电光火石间,堂堂的日月护法便身首异处。

“你救了我。”她呼了口气,恢复镇定道。

“无情小刀一直是我最欣赏的人物。我只是不希望他绝后而已。”他用帆布擦着断刀,语气依然漠然。

一个江湖浪人加一个美貌的贵家女子就这么寄居在无人问津的破庙里。他每天只知道练刀,她每天只是痴痴地看。

“你真得不练疑云剑法?”每次她都忍不住问。

“我的刀已足够要他的命了!”他依然咬着牙回答。

七天的时光,在七天里他从没和她接近过,也说不到三句话。七天里,她为他煮了十四顿饭,但都被他无情地倒进了水沟中。

他就像山中的野兽般,从不相信任何人,从不依靠任何人!

他和她一直冷然而对,直到那一天。

失去传家宝典的疑云楼自然不会放过这个女人,在日月双使死去的第八天,李飞白终于派出了精锐人手悄悄包围了破庙。燎天的火焰下,他和她身陷死亡的炙热中。

李飞白选择了火袭来对付可怕的无情刀。但,区区的星火依然无法阻挡无数次从野兽嘴中凤凰重生的他。拖着她,他纵身逃出了火的包围!

漫天的箭雨,血腥的修罗场,他却没见到疑云楼主。杀了十多人后,他终于逃出了围攻。

“你没事吧?”他对着身后的她低声道。

没有回音,身后只有追兵的喧杂!

猛然回头,他见到了她满身浴血,已经昏倒在路边。

为了逃脱,为了他,她甘愿用娇体挡住了致命的偷袭!可那枝本袭向他的铁箭如今已像毒蛇般扎进了她纤弱的体内。血还在不断涌出,她命悬一线。

“这次是你救了我。”他抱起她向前方跑去……

“你要走了?”决战前一天,她盯着他,轻轻道。

“是!我要用我的刀结束疑云楼的神话,结束李飞白罪恶的生命!为无情小刀报仇!”他坚定而恨意绵绵道。

“明天我会到疑云楼,我会见证你的胜利。”伤重未愈的她支撑着站了起来。

“你别走。”他拉住了她的柔荑。

“你?”她转过脸,正对他炙热的双眼。

无情的冰终会在热日的照耀下慢慢融化,他心中的抑郁和淡漠也在她的关怀下化解。他接纳了她,将其拥到了怀中……

决战,发生在疑云山顶。所有江湖人氏都关注着这场百年不遇的决战。一个是如十年前无情小刀般狂傲狠辣的后生小子,一个是被恐怖传说笼罩的疑云楼主。刀和剑的决斗就在此刻重新展开,没人能预测这结果会如何。

“后事安排好了?”他冷冷地问巍然而立的李飞白。

“我要了一月的时间,只是想让你觉悟。但你依然不知死活。令我失望。”叹息中,李飞白举起了名动天下的缱绻剑。

“你是说这一月是留给我的?”

“不错!我知道你看了贱人偷来的剑谱,但就算如此,你依然无法赢我!”

“疑云楼主不愧是杀死无情小刀的人,好狂的口气。但我要告诉你,不看那鬼剑谱我照样赢你!”为了自己的名声,为了她,为了当年落败的无情小刀,他拔出了断刀!

出刀缓慢,但出招更犹豫!这不是他凌厉的风格!

“怎么了,从来一招的无情刀也会有失手的时候?”李飞白轻轻挡开了他的断刀,不屑道。

他单腿跪倒在地上,捂着胸口,脸色苍白。

“女人是不可以相信的。你以前做得都很好,但在她的演技面前还是没能坚持住,可惜啊。”李飞白狞笑着道,“你已经中毒了,是无药可解的南海神仙!”

“你要我做的我都做了,现在可以将东西还给我了吧。”他的身后响起的是她轻柔的声音。

“做得好!”李飞白将一封牛皮信扔还给了她。

“没想到吧。小伙子!”李飞白走到痛苦蜷曲的他的面前,托起了他的下巴,“这个贱人为了讨回她父亲出卖朝廷的罪证这才和你演了一个月的戏。用一个女人就除了你,可惜啊可惜!”

“你好卑鄙!什么天下第一楼主,根本浪得虚名!”他咬着牙道。

“于此残忍的世道,斗智远胜于斗力。输就是输!何谈卑鄙!今天后,天下第一还是我疑云楼,你的出现不过是在疑云世家的勋章里徒然添锦花而已!”李飞白狂笑着道,“下山后,我会用你的尸体成就我疑云楼永恒的传说!”

“想当年你就是用卑鄙的手段赢无情小刀的吧。”他恨恨地盯着李飞白道。

“当年的无情小刀比你更狂妄,连续挑了几大门派后,还狂言要将我百年的基业完全烧毁!所以我就联络了九大门派掌门一起在华山偷袭他。很庆幸,成功了!现在你又杀了九大门派的掌门,为我的名声作了永久的保证!这点上我还要谢谢你!”

“你们偷袭了无情小刀,保全了自己,也升华了你的虚名!那些门派的掌门也都是沽名钓誉之辈,将这不齿的行为夸张为你这懦夫的功劳。呸!都是该杀之徒!”他不屑道。

“即是这样又如何?从古成王败寇,你的命运也是如此!”挥动着缱绻剑,李飞白的剑刃划向了他的颈部。

奇迹发生了,就在李飞白起身的瞬间,他竟然长身而起,夺命快刀再现!以前中毒的征兆竟然消失于无形.

“告诉你我的名字!叶枫!无情小刀的儿子!“在痛快的咆哮中,他尽舞着断刀,把李飞白逼上了绝境!

“我才是无情小刀的后人叶枫!”昨日,他将无情刀抵在了怀中女人的颈间。

“你…….”她震惊莫名,自己冒充无情小刀叶枫的后人,谁知竟遇上了其真正的儿子!

“你到底是谁?接近我有何目的!”他再次恢复了冷漠,冷得她起了寒噤。

“我,我,为了父亲,我也没有办法!”痛哭中,她蜷缩在了地上。

她的父亲是朝廷的侍卫,由于和外敌有交往,被李飞白取得书信证据后便以此为威胁。在父亲的安危前,她选择了欺骗这个不认识的陌生刀客。

李飞白一生对战数十次,从无败绩。他并非无敌,只是善于利用可以利用的手段。这次他用一个女人,一本自己无法参透的秘籍就换取了胜利。一场本来难以取胜的战斗,他,李飞白就有本事将其转为必胜!只可惜,他不知道他的来历,也是这来历将他完美的计划破坏了。

“他要我对你用毒,让你在决斗中死去!”她凄然道。

“好,就如他所愿!”他看着远山,定然道。

将计就计,他替她骗回了那封罪证,也将他逼上了绝路。

“看来是你要在地狱中觉悟了!”为父报仇,他在荒山等了十年,十年来只有一个随从照顾他。就是这个跟了他父亲多年的仆人目睹了当年战场的惨烈,也是他带着叶枫隐居在深山十年!

仆人安然逝世后,他艺成下山,找遍了当年残害他父亲的门派,并将其一一击败!现在,他面对着一切的首恶,他知道大仇得报的时刻来了。

在叶枫出最后一刀的时候,在他的刀就要抹上仇人脖子的时候,一阵冰凉从其背部传来。

“为什么!”惊异的眼神,痴痴的质问。中暗器翻身倒地的叶枫像看陌生人那样看着和自己风流一夜的她!

“不为什么。因为我的职责就是护卫疑云楼百年的威望!”她没了当日的凄凄楚楚和柔媚无助,有的只是不可仰望的威严。

“你到底是什么人?”他声音渐弱,那一击伤他很深。

“疑云楼第五代传人,李无艳。”

“原来你才是真正的疑云楼主!”在绝望和痛苦中,他闭上了眼睛。

江湖的魅力就在于变幻莫测,深知江湖的凶险的她一直站在幕后,操控着疑云楼的一切。当年她顺利铲除了狂刀客叶枫。如今,她又用计制住了同样难缠的叶枫。自从叶枫征战江湖以来,她就开始关注他,直到他找上疑云楼,直到她不得不面对他的挑战。依然用那傀儡出面,然后接机靠近叶枫,本想用美色毒杀他,但他比她想象中聪明,无奈下,只有用出这计中计。趁他出招全力对敌时使出缱绻箭,成功偷袭了信任她的叶枫。

“一个女人要保持这份家业和威名是如何困难,有时候,我也同样无奈。”她取出了那袖箭,“缱绻箭指的只是这缠绵的袖箭,在缠绵中,你可以安心去了!”

叶枫第一次感到死亡是如此靠近,万念俱灰间他只有接受命运的捉弄。

昨天还缠绵缱绻的女人,在今天就要拿着凶器无情地要自己的命,刀无情,人更无情!

疑云楼依然高耸在江湖顶峰,楼主依然是李飞白。疑云峰顶的决战以他的胜利而告终。叶枫和所有妄想挑战其威严的人一样,都不得善终,这个神话将无法打破!

氤氲笼罩的疑云洞内,锁着一个人,一个满身是污秽血迹的女人!

“二十年了!二十年来我一直以傀儡的身份存在。无论我在人前有多么风光,无论我有多么出色,却都要受你这女人的指使!”李飞白对着那女人咆哮着,“现在好了,现在老天给了我这机会,给我一个真正登上楼主宝座的机会!从今天起,你将在疑云峰中永远享受痛苦!”

当日,叶枫用一招他父亲的飞刀绝技垂死刺穿了她持袖箭的手腕,也是这招毁了绝杀的缱绻箭!

这是两败俱伤的结局,也是他李飞白的唯一机会!

他的剑赐给了叶枫的惨然而亡,也赐给了她的凄然而残!

与无情刀的决斗以完胜告终,这是他对江湖的宣称。李无艳和叶枫的同归于尽这是他对疑云楼帮众的交代!

他囚禁了她,在她身上发泄着傀儡的愤气,他不杀她,他要她为往常的训斥和责打付出代价!

烟云弥漫了整个巍耸的疑云山,黑雾和恐怖依然盘旋在疑云楼鬼泣的上空…….

推荐阅读:

欢喜冤家,相公需调教 三无产品:单亲妈妈逆袭 这个妖魔有点鬼怪 江山 临海风云录 大明,盛世从太子监国开始朱慈烺 生娃这天,渣爹跟着白月光跑了余凡凡 反派:开局黑化主角绝美师姐巴啦啦小反派 分手后她开始倒追[娱乐圈] 裁缝之神 我,大明天子,打钱!一只粥粥 绝品符师在都市 八零娇软后妈,撩最猛军官嘎嘎乱杀 影后归来:顾先生准备好了吗 重生成喵:我猫界扛把子的身份被全网曝光 我被困在方块之中 精灵新大陆2 指摘爱意 [综英美]我爸是Voldy 千年僵尸在都市 收录一群废妃犯妇,我不无敌行吗 我以为我中了无限月读 我们的1983 金手指服务公司 开局我能无限兑换天赋 开局挂机当上亿万富豪 暴君的作精白月光 都市修仙争霸 人到三十 某少女的英雄传说 神豪花钱就能变强 凡人:开局夺舍墨居仁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