番外一:无情刀

有人的地方就会有江湖,有江湖的地方就充满了是非,而是非的结果往往以死亡来告终。于是,纷乱的年代里,狰狞的岁月中,无情的江湖被人传成是赤红血腥的代名词。江湖中的门派如天界繁星一样多,江湖中的铁汉都梦想着出人头地,叱咤一方,但真正成功的有多少?有几许身负绝技的能人在一次次争斗里挣扎徘徊,在人头如潮的底层苦苦往上爬,但最后依然被滔天的江湖巨浪淹没,消失在人们短暂的记忆中。

事实上在幻变的江湖中,很少有门派像疑云楼那么持续百年而不衰的,也很少有人像疑云楼主李飞白那么保持不败金身,屹立于汹涌江湖威名巍然不倒的。从一百二十年前,李氏先人李谈于战火纷争中创下救世疑云楼以来,历经了百年传到了曾孙李飞白的手中。而这个武学天才更将前人的产业继续发扬光大,成为了江湖中肃然起敬的天下第一楼。

李飞白自从十年前击败了名震天下的无情小刀叶枫后,便没人再敢轻惹其虎须。加上他出手无情,虽号缱绻剑客,但出招却利落残忍。十数年来,找他麻烦的江湖名家无一能生还而归,据言,凡看过他缱绻剑真身的都成了墓中弃躯。于是,疑云楼被蒙上了恐怖的烟云,而其主人也因这名头享了十年的呼风唤雨却安然太平的幸福时光。

天下没有绝对的权力,也没有绝对的震慑。在疑云楼强势的威严前,在高峨入云令人溃震的主殿前,屹然站着一个年轻人,一个粗衣麻布,斜背短刀,神情木然的年轻人。

但凡武林中人都有拜师入门的经历,师门即是剑者行走天下的依靠,也是出身立命的根本。可在这绝对规则外,也有不尽相同的偶然,而眼前这个年轻人就是迥异的偶然。自从十岁遁世入山后,他便没了尘俗的感情和眷恋。每天面对的只有这把刀,这把断了一半的断刀。刀身原长二尺,通体墨黑,无光无泽,丑如弃物,自从断了一半后,这刀更小得似匕首一般。而他就对着这把丑刀,每天练刀十个时辰,终日都在与野兽的搏击中享受着死亡即临的快感。终于,他和刀一样,成了样貌丑陋却异常凌厉的凶器。

十年后,出山的第一战,他选择的竟是四川青城剑派。以幼犊无畏的姿态,他将刀对准的不屑而粲的青城高手。江湖中每天都上演着年轻人妄想一战成名的闹剧,也每天都造就着凄惨身亡的悲剧结果。但,这次的悲剧主角似乎该换人了。

在看似迟钝的出手间,黯淡无光的断刀竟瞬间闪出了夺目的光彩,那是赤色的腥光!他拔出刀的那刻几乎紧连着收刀的时刻,迟缓的出手竟将所有招式完成于电光火石间。巨大的落差带走了露着蔑视神色的青城掌门的性命,也将青城众人的脸色定格在莫名震恐的瞬间。

拎着一招轻易取得的头颅,他大踏步地离开了巍峨的青城大殿。所有人都入坠梦魇般不知所措,直到他们目送着杀师仇人安然离开了这雄踞一方的青城道观。

没人敢拦如野兽般迅猛凶残的他,也没人再愿意接受他带来死亡的挑战。

但事实往往违背人们善良的意愿,这就是江湖的残忍。他出四川后又马不停蹄地连续挑战了七八个门派,无一不是如今震彻寰宇的名门望族,无一不是有着悠远历史的豪门大家。但,有着出色业艺的他们依然没能阻止他坚定前进的步伐。所有对决都只有一招,所有挑战都只换来了被挑战者性命的终结。

连续决斗的胜利给这从山上下来的年轻人披上了神秘恐怖的外衣,连续决斗的斩尽杀绝为他赢得了无情杀手的名位,从此江湖中人无人不知无情断刀的可怕。

江湖就是这样,每段平静时期后总会出一两个出类拔萃的人才,他们扰乱了江湖沉闷的规则,打破了一个个既定的旧俗。他们中有的会成为名震天下的宗师,如李飞白。有的却会淹没在迅速的崛起中,如无情小刀。

他的命运将如何,在今天便会有所决定。从四川杀到了京城,他现在唯一的障碍就是疑云楼的楼主,号称天下第一的李飞白。

年过三旬,身形俊逸,精神铄铄的李飞白亲迎出楼,微笑着将他接进了自己堂皇的大殿。在李飞白和蔼的脸上完全看不到威震世人的严肃和可怖,这的确大出了他的所料。

“先生最近威震江湖,所到之处可谓人神共退啊。果然后生可畏,佩服。”李飞白的开场白平淡,不见深浅。

“天下无配试刀,只剩阁下了。”他悠然开口,杀气遽然而起。

“先生抬举在下末才了。”李飞白丝毫不为所动,依然品着茶微笑着道。

“何时决斗,请给个时间。”他从来就是见面就战,这次算是令人费解的意外了。

“先生可否告之尊名,在下至少也得知道什么人与某决战吧。”李飞白坦然道。

他出道一年来,杀了几十个名家,但从未透露过自己真实的姓名,人们只知道他是一个没有表情的断刀高手。无情刀是人们对那位曾经旷世高手的怀念,也是对他最合适的称呼。

“你可以叫我无情刀。”他显然接受了这残忍的外号。

“一月后。”李飞白沉默了片刻,终于开口道。

“你想多活一月?”他的回答毫不留情。

“一月的时间,对于一个人来说足够准备后事了。”李飞白依然那么定然,但所言却那么灰心丧气。堂堂的疑云楼主,天下第一高手竟怕了眼前这个初显光芒的年轻人?用一月的时间准备后事,这就是真实的李飞白?

“好,给你一月,体验死亡前的侵袭!”

不知道为什么,他似乎对疑云楼主颇有恨意,而且他的神情更像恨着世上每一个人。他留给他一个月,不只是要他准备后事,更是要他体验等死的痛苦!

一个月的时间,他选择寄居在城外的破庙中。在山野中习惯了孤独和艰辛,一个人在陋居的日子他将时间都用在了刀上。没有什么别的嗜好,似乎练武是他唯一的乐趣。

潜居破庙的第三天,来了一个人,一个不速之客。

自他入江湖以来,向来是其主动找别人麻烦,但这次却竟有人登门造访,而且时间是在深夜。

“你的剑法很好,但可惜仍无法挡住我的一刀。”冷冷瞥着眼前的黑衣蒙面刺客,他抚着心爱的断刀淡然道。

“我知道。”开口声音脆嫩柔媚,对方竟然是个女子!

“你是女人?我更不会和女人动手。”他完全没了兴趣,枕着刀躺了下去。

“你不会和女人动手,但你要和疑云楼主决战。”对方摘下了面纱,出现在他面前的是一张美得令人窒息的绝世容颜。晰白的肌肤,精致的五官,加上眉宇间若媚若贵的气质。年轻的他不觉感到了一阵心跳的加速,这是他下山后从未有过的感觉。

“是,但这好象和你没关系吧。”他马上恢复了冷漠。

“我只是不希望你死在他的手下。疑云楼主出手从不容情。所以这十年来你还是第一个向他挑战的人。”对方干脆坐到了他的身边。

“我出手也不会容情!”他将身体略向外移了点。

“可你比不上他!”她斩钉截铁道。

“你没见过我的刀。所以你才这么说。”他非常自信自己的刀法。

“这是因为你没见过他的剑法。”她从怀中取出了一包用帆布包裹的东西递给了他。

“这是?”

“疑云剑法,我从李飞白那拿的!”

他从来认为天下的剑法武功尽是不中用的花招,真正的功夫完全在出招那刻就能决定生死。所以,他只钟爱使用这纯出自然的刀法,并且所向无敌。可现在看到了疑云剑法,他才感到什么是真正的深奥难了,什么是变化惊人!

“你为什么要帮我?”他合上了剑谱,冷冷道。

“只因为我恨他!”她目视着远方,紧咬着嘴唇恨恨道。

“你和疑云楼主有仇?”他盯着她诱人的双眸,似乎是想看透什么。

“是!”恨是无法掩饰的,她仇视中透着凄然的表情告诉他其中必定隐藏着什么故事。

“但你能偷到他疑云世家的宝物。”他举着那本剑谱道。

“疑云楼对于其他人来说也许是幽深不可触,但我要从中拿什么东西却易如反掌。”

“为什么?”

“只因我是疑云楼主的夫人!”

推荐阅读:

逆天神兽:傲世狂妃倾天下 如果仅仅是爱情 魂牵梦萦 玄幻:我的分身要弑主 痞途之飞扬跋扈 星武纪元:词条越歪我越强 从聊斋开始的长生 黄河诡事:我是黄河捞尸人 混沌武帝 洛清欢君九离 步步婚宠:凶猛老公停一停 吞噬星空:我是魏文 我也很想他 当我被彩云国蓝龙莲剧透会倒霉后 隐居在山村 这样的哥哥肯定是邻居啊 兽夫,太磨人! 全球变异,从灾厄降临开始全球变异,从灾厄降临开始 女友分手我反手,叫校花妈妈当秘书 娱乐:德云少班主?老子不稀罕! 守着阳光守着你 和离后与前夫重生了 幻世妖宠,狂帝的女人 职业球员之得分后卫 黑科技巨枭 玄燕 系统之武术巨星 召唤之开局齐天大圣 打开你的任务日志 二次婚宠:宝贝别来无恙 入你相思局,我再难逃 欢喜田园暴躁夫君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