334、论道

三年前的那场大战,小飞的确被心魔控制了,就在他屠杀圣宗的那些部下时,心神却不受控制飞出了这片天地。

在虚空中,小飞不知道是幻觉还是真实,他看到了恒河宇宙,也看到了古往今来。历史的画卷就如同摆在他面前一般,让他一览无余。

许久之后,小飞才回到了现实,而那时他已经击溃了圣宗的那些高手,即便是夏世超和林钧天都已经被击败。

如果说小飞触摸到天道,也就是在俯瞰星河宇宙的那刻吧。

“我认为的天道就是去伪存真,将一切迷惑我们的表象去掉,看清楚这个世界的本质,净化自己的心灵,让心中无垢,透彻面对天下。”小飞说出了他想法。

黄崇圣却不以为然,反驳道:“飞哥,你的道只是一人之道,或者说能达到这个境界的能有几人?但我的道是天下之道,我要创造一个规则,让所有人都遵守,我们不再为一人而服务,而是为心中的道而服务,这样的话古之圣贤的大同世界才会到来。”

小飞苦笑道:“大同世界本就虚无缥缈,人心各异,想要全部度化何其之难,如果在这个过程中,方法或者思想出现了偏差,那么便会堕入魔道。就如同一百年前的莲花教,他借用佛家道义,却要信徒无保留奉献全部,包括生命。而最终他们供养的也不过是教主一人而已,他们都是教主的养分!”

黄崇圣说道:“但我却不是这样的,我的天道是以规则和信仰为一切,如果我违反了,同样需要被消灭,因此宗主并不是天,我的道才是天。你现在觉得不能实现,是因为能认同的人太少,或者说天下的教义太多,使得人心浮动,见异思迁。所以我才要封禁其他教义,独尊天道,让天下都能统一!”

小飞拈起酒杯,轻轻一送,只见酒杯径直朝黄崇圣面门而来,而黄崇圣则丝毫未动,但见酒杯擦着他的耳朵飞了过去。

只听到一声脆响,酒杯碎成碎片,落到了地上。

小飞指着墙上的一滩血污说道:“刚才在墙上蛰伏着一只毒虫,我用这只杯子去打它,结果毒虫虽然死了,但杯子也碎了,墙壁也污了。按照你的说法,这是牺牲,但我看到的结果却是同归于尽,用这样的方法得到的天道,那也不是什么真理。”

黄崇圣看着那些茶杯碎片,深吸了一口气道:“可是不牺牲这只茶杯,有多少人会被毒虫所害,你又知道吗?我不会因为珍爱自己的茶杯,就停下心中的天道,这才是真正的大爱。”

小飞紧跟着说道:“没错,你们圣宗便是奉行这样的处事法则,一切罪恶都会被归结于不得已的牺牲,这样的思想迟早会变质,而你的信仰最终将成为泡影!”

“不会变质,只要有我在,圣宗的天道便永远都在,任何手段都无法掩盖他!”

“那么你不在了呢?那时候圣宗归于继任者手中,天道他说了算,规则他说了算,又有谁能阻止他?”

说到这,黄崇圣停顿了下来,然后看着小飞一字一句道:“我认为,真正的天道便是大统一,只要是符合天道的,谁说了算并不重要。想要完成这一步,必须要清除任何宗派和思想,这也是牺牲,但却是无可避免的。当所有人都将这种信仰融入到血液里了,那么他们将会成为整个天下的明珠,天下之人莫不争相学习,之前的混乱也将不见。这才是天地不仁的真正解释!”

“天地不仁,以万物为刍狗。他的原意是天地之道本就没有仁慈或者不仁慈之说,天道之下,看人和刍狗是没有区别的,都是一视同仁,这本是道宗法则,但怎么到你这里,却成了铁血镇压的借口?”

对于小飞的反驳,黄崇圣还是平静地回道:“那是因为道宗自己都没摸到天道,他有什么资格教化众人?如果凡人只为一己私利而行动,那么天下早就大乱,天地也将成为死寂,这样的公平是你想要的?”

如果人人都想着自己,为自己考虑,疯狂掠夺资源,让其他人无法生存,这个世界会变成什么样?

当这个念头从小飞脑海中升起后,他开始疑惑起来。

没错,这就是任何人都不用牺牲了,任何人都为自己而活,但结果却是更多人会死去,而剩下的也会为了抢夺资源而争斗,战争将会不断持续,直到世界的尽头。

黄崇圣看着小飞,走到了他的身边,用一种虚无缥缈的声音说道:“我不是屠夫,我也不想牺牲任何人,我也想所有人都有生存的权力。但我没法让天下人都和我一样想,想要天下人都能更好地活着,这些手段是无法避免的。只有等天下人都如我一般,那么才能谈论公平,不是吗?”

小飞心神动摇起来,他没想明白,该如何化解这个问题,如果以目标论看来,黄崇圣的做法无可厚非。

也在小飞心神动摇的瞬间,黄崇圣周身气息散发出来,连同天地一起压向了小飞。

这一刻小飞只感到磅礴到无以复加的力量冲入体内,而他下意识便想用虚无之力化解这股力量。

可是当丹田处的虚无之力产生时,黄崇圣的玄天圣剑也顺势而出,直接没入到了黑洞之内。

一道刺眼的光芒闪过,接着天地气息随之消失,再看向当场,小飞的腹部被玄天圣剑刺穿,鲜血不可遏制地滴落在地上。

“飞哥,这一场是你输了,你自己的道都不能坚持,还谈什么击败我,圣者永远都是无敌的。”

黄崇圣收回了玄天圣剑,这一剑他没要小飞的命,但却破了他的虚无之力,更是刺破了他的丹田。

丹田是武者的命脉,一旦被破,那么必然武功全失,现在小飞丹田被刺破,也就意味着这场比斗已经结束。

小飞捂着伤口,盘膝坐在地上,但他却没有调息养伤,而是看着黄崇圣,声音苦涩地说道:“你请我喝酒,和我论道,就是为了找到我心神的破绽,然后一击得胜,是吗?”

黄崇圣毫不避讳地点头道:“没错,非但如此,我在这场比斗开始前便计划好了,你的兵棋战斗力远不如我的,但他们都无法战胜你,却可以逼你使出绝招,也正因为如此,我才能如此轻松击败你。”

小飞苦笑道:“呵呵,三年了,你还是一点没变啊。可是我却不会就此认输的!”

推荐阅读:

汉末大丈夫 我在清朝摆夜摊 九个哥哥团宠小甜包旧时光 被校花拒绝后,捡到一个宝藏女孩 秦浩林若涵 无限之不死不灭 在仙侠世界打辅助 停止内卷!满级幼崽只想摆烂 夫人带球死遁后,厉总追妻火葬场 夫人别贪欢,傅总带千亿携子求入赘 相公罩我去宅斗 现世奇谈 腹黑太子潇洒妃 李华阳镖王梧桐树下的莽汉 黑暗行 绝世狂婿 惊悚密室里的神算子 折骨为刀(重生) 风起金陵 开局从退婚开始海绵宝宝 大金乌 肮脏者游戏 影视世界最后的赢家绝对不做舔狗 环宇之帝 唯我青锋 江湖与她 重生八零:娇妻有空间 羁色:魔君的寻爱火葬场 从武庚纪打开洪荒世界 三千火种 我以阴府镇阳间 学神同桌总在钓我[重生]

上一章目录+书架下一章